当前位置: 主页 > J时生活 >【字在食.乡愁】来,我们拥抱粥粉麵饭 >

【字在食.乡愁】来,我们拥抱粥粉麵饭

浏览量:270
点赞:486
时间:2020-06-12
【字在食.乡愁】来,我们拥抱粥粉麵饭
字在食05-05.jpg


为甚幺想吃一碗饭


有一回在法国亲友家中作客,几乎每天都被法国妈妈的亲手做餵饱,又美味又够温暖,可是心里还是感到不自在和不踏实。回到家里,第一时间煮了一碗出前一丁,吃过一碗热腾腾的麵,很满足很舒畅。其实那一刻想吃的是鱼旦粉,当然最好是能有碗白饭加碟小菜,不过手到拿来,一解相思的,自然是出前一丁。


有些人可以一包走天下,欧游两个月没难度。自问没有这种本事,不只是因为贪吃馋嘴,而是水土不服。即使享受异国情调,味蕾还是未能适应,总有点点不舒畅。曾经跟一个日本朋友谈到欧洲旅行,说得兴高采烈,说着说着法国意大利这样那样的美食。然后,他说不知怎样,虽然很喜欢意大利菜,但旅途上有时也想吃一碗日本拉麵。那一刻,突然感到大家是同路人,说着同一种语言。


东西方饮食文化最大的差异,主要是来自主食的不同。亚洲人是米饭或者麵食,西方人则是麵包。虽然地道法国住家菜与公仔麵的确是有高低之分。唯有喜欢吃,把饮食放到一个重要位置,再加上思乡之情,像土相星座这类人,走到天涯海角,还是会思念家中那一碗饭,那些称为comfort food的食物,我称之为「嚐尽世间美食,还是怀念故乡滋味。」


这的确是文化差异。



为甚幺没有comfort food


乡愁食物、疗伤食物,舒适食物,哪个才是「comfort food」 恰当的中文翻译。「comfort food」最初出现1966年美国报章Palm Beach Post 一篇文章中,概括来说,是至指一些与童年回忆,成长有关的家常食物,吃了令你感到身心安慰,有疗癒身心的作用。今天的牛津字典也找到这个词彙,可是在中文世界里,似乎没有恰当的翻译,大概是我们文化里没有这个概念。过去数十年,亚洲华人社会,从追求温饱到探索外来口味,从匮乏到忙于超英赶美,那有闲暇去回味属于自己的味道。


于是乎,去到欧美,如果想吃碗麵食吃碗饭,少不免遭人白眼,感觉很没出色,没见过世面,也不够西化。当然不论是深度地说体验文化,或是肤浅地旅行就是食买玩,看别人的吃别国的也是理所当然。只是人在异乡,日子久了,味蕾虽满足,脾胃却骗不了人。在香港长大的人,口味也很国际化。当我们以为自己很西化,能说流利英语,熟悉西方文化,然而你的脾胃其实一直与你同生共死。comfort food 不就是mother togue?相信放洋留学,移民海外的人最是明白。


可是很多人不敢宣之于口,总觉得嚷着吃米饭是次一等,吃西餐有种文化优越感,根深蒂固的概念让自己也迷失当中。或许直至近十年,台湾才出现很多乡愁食物的描写,记录儿时的滋味,消失于城市里的味道。也许,真正骗不了人的,其实是当你到了某个年纪,才会懂得回看自身拥有的一切,不只是纯粹的怀旧,也是有足够的自信去拥抱自己的文化。



甚幺是吃地道的


我明白,去旅行当然要吃地道。很多时候,如果在欧美地方吃中餐亚洲餐,总觉得都是骗人,所谓的「呃鬼佬」。好了,当自家文化遇上全球化,你知道全世界最好吃的越南粉,可能在巴黎。温哥华的烧味和点心,原来才是我们小时候的味道。是以,在曼谷可以找到对位的法国菜,在纽约可以找到正宗的韩烧,在洛杉矶可以寻回台湾妈妈的味道。全球化的年代,连锁食店分店遍布全世界,食物随着人的迁徙流动。甚幺是最地道,原来不在乎那国那城,其实是关于人。


近日跟居于海外的朋友闲聊,说到美国近年好像出现了很多泰国餐厅,原来都不是偶然。泰国政府早于十多年前已积极把泰国菜推广至全世界,培训人才帮助企业在海外开设餐馆。南韩的文化政策成效如何,大家有目共睹。泰国的「冬荫功」战略也就不能少看。


张爱玲在《色戒》不是说过:「通往男人心的是胃。」


吃进口里的东西,真不容易戒掉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