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O生活权 >《邱子安专栏》一个男同志的反婚姻宣言 >

《邱子安专栏》一个男同志的反婚姻宣言

浏览量:313
点赞:538
时间:2020-06-11
《邱子安专栏》一个男同志的反婚姻宣言

上周末通过同婚法案政院版,法条里面有「婚」字,同志大胜?然而,同志并不适合婚姻,在三套多元成家法案提倡前后,就有许多不婚辩论,只是随着白热化的竞争,同婚的意见、主张愈来愈紧缩。是人就会相爱、相爱就要结婚、结婚就是保障,同性「婚姻」等同同志胜利,大约是如此环环相扣而来。但是非常相爱、宣告给全世界,对同志就是特别难,男同志更是,成婚门槛超高。同婚甫过,同运老将祁家威就表示出柜是义务,要同志坚定地公开表现认同,争取社会支持;公投刚过时,伴侣盟理事乔瑟芬要同志同理反对者,动之以情地说服别人;被称为世纪婚礼的许佑生,当时被许多同志认为,若非其父母双亡、伴侣是外国人,恐怕难有条件公开成婚。由此可见,无论是法制还是文化,相较于生活伴侣或结合,婚姻就是有一种外放、扩张性,除了两人世界外,要跟广大的社会文化或家族连因扣连。但要面对这个世界前,同志可能连自己心中混淆或罪咎感都还过不去。

不管爱是不是最大 同志相爱特别难

祁家威称自己两次登记结婚(用来跟政府打官司)的对象,都不是自己真正的伴侣,因为自己的伴侣不太牵涉社运、公益这类事情;数位政委唐凤表示自己跟伴侣,用公证的方式安排财产与生活,同婚通过也不一定会运用;认为结婚是被双方家族伤害的开始,这种想法在同志圈不罕见。自从地方政府开放同性伴侣户籍注记,四年以来共有 3951 对登记,相较于异性结合婚姻登记,2014~2018 年则有 149287、154346、147861、138034、135403 对,这个比例,就算用金赛报告 5~10% 可能的同志/同性恋人口推估,也颇悬殊。无论是从同志的实际生命,或从数字推估,婚姻对同志颇遥不可及。就学、就业、媒体等反歧视法制,也能使同志族群受肯定,相形下婚姻能受惠的同志很少。

「相爱是人权」、「love wins」、「爱最大」成为近年口号,并不是同志比异性恋有更多爱,反而是相爱更难;就像政府性别主流化宣传,说女生也可以当机师、男生也可以当护理师,绝对不是因为女机师和男护理士很容易。因为困难,才要强调。

在这个旅程,不同的人脚步不同,有些人肯定自己喜欢同性也作不到,极端少数可以像同运干部一样,职业、公共、私人生活高度一致。这根本不是靠个人努力可以达成的,伴侣的认同和生活就不是努力能改变的,笔者过去的感情历程中,伴侣的家庭状态就扮演相当困扰的因素,我就算搞定了我的家庭、我的认同,但对方需要在家庭中过着隐藏的生活,感情最后就是走不下去。

政院版通过后,同志间开始讨论有没有什幺策略(主要是迁出各自父母户籍),可以在缔婚之余继续在家族中隐藏,就凸显这点。但相关尝试不会成功,不但因直系血亲可阅览户籍誊本,而且婚姻制度係连结到许多福利财税劳动等益处,实在难以保密。如果牺牲这些益处,来换取可以自由保密的生活伴侣,也算性别敏感的思考。

《邱子安专栏》一个男同志的反婚姻宣言耿耿于怀法案有无「婚」字 错失争取同志利益

眼前才有事例,是政院版準用民法 1120 条(§22II)后,如果同婚当事人间有如何履行扶养义务的争议,需要透过亲属会议解决,解决不成才可以诉诸法院,让家族的姑叔姨舅介入婚姻生活;反之被认为歧视的林岱桦版(§23II)根本跳过亲属会议,可以直接诉诸法院。同婚一开始就定调有「婚」字的政院版才算同婚胜利,错失为同志争取利益的机会。

性别气质社会建构差异 女男同志关係紧密开放有别

另一方面,男同志(跟女同志)比较,更不适合永久排他的关係,这不是污名或偏见,而是性别气质所致。同志团体倡导认识、尊重不同性别气质,就不能忽略,男同志是两个以上男性塑造的人际关係,受到阳刚气质逻辑的影响,男人在社会怎幺被养成成男人,在男同志关係中是不可能甩得开的。倾听、沟通、同理是女性在重重父权/男性目光中,被训练出来的能力,而成就、竞争、果断甚至心狠,则是生为男人背负的期待。久久不见的朋友相聚,女性之间很自然地可以聊开与同仁、与家庭、与情人的关係,生命环绕着一环又一环的人际关係开展;男人的话题却不免是汽车、名錶、升迁、投资……很少在交换「心里话」,否则难免被认为「婆婆妈妈」。这种情感、关係的能力,当然也导致男女同志亲密关係风貌不同。

在谘商研究上,无论外国本土,女同志重视亲密、无隔阂,伴侣视为紧密整体而要求彼此没有秘密;男同志则较不重视关係、感受的沟通,更重视竞逐关係的主导权,而且开放式关係颇为常见。无论是女同志伴侣的紧密还是男同志的开放,都是多元性别的展现,各有特色与缺点,不宜以单一观点弥平、驯化。同婚释宪的理由书认为生心理因素上,同性恋与异性恋间渴望需要排他永久关係没有差异,置女男同志的差异于不顾,缺乏多元性别敏感度。

这等女男同志亲密关係面貌的差异,深植在笔者二十八年生命体会,但要形诸文字,仍然要透过学术语言包装。这岂不更突显既有婚家论述下,同志要看懂、活出自己生命经验和剧本有多困难吗?

男同志缺乏处理重重家族关係的柔软手腕

女性的教育养成,可以在疏远甚至敌意的环境,用柔软的手腕和绵延的沟通,随着时间拉近关係,这在婚姻(而非生活伴侣)係将二人结合放置于除两人世界外,更大的社会、文化背景(政院版的继亲收养、亲属会议等规定,可能解释成成立姻亲关係),是相当有利的能力。反之男性可能只有在喝酒或打电动时,才显得热络,很难在婚姻带来的家族联盟中,这种层层绵延交织、隐含父系家族特性对同志敌意生存下去。

同运从肯定多元的陪伴者 变成爱情教练的压迫者

随着同婚的通过,同运更用力地提倡同志个人要合乎成婚的资格、积极勇敢地与外界争取。过去同志运动,是在破碎模糊、倍受否定的个别同志生命中,建立自我肯定;现在似乎更偏向积极求战。每个同志认同步伐不一,要找到一个步调一致的伴迈向公开的婚姻生活,并不容易。女男同志的关係经营,在社会教育养成下的性别气质,更是呈现不同面貌,均以终生忠贞不二去设限,可说是「性别盲」。近年来运动对婚姻愈来愈偏执,其实是在驯化同志群体的多元性,严厉地充当同志感情生活的爱情教练,形成另一种压迫的力量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