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O生活权 >好山好水忆花东 ◎令狐台 >

好山好水忆花东 ◎令狐台

浏览量:982
点赞:709
时间:2020-07-02
大约卅年前我因为一项浩大的军事工程,在花莲服役,对此地留下深刻印象,退伍后第一个工作又在媒体派驻台东,说起来,花东地区在我的青年时期提供了饱足的养分,但卅年来,台东我专程回去过,花莲则一直没有机会旧地重游。
这回要不是同行的汪老哥明快地答允同行,考虑多多的我也未必会下定决心再访花莲。出发前,的确带着兴奋和期待,市区那三条交叉的市街,不知如今是何样貌?还有,我曾经持劳军票看电影的戏院,及巷道中那家着名的扁食店,老样子吗?
不料在松山车站老天就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。两个加起来超过百岁的欧吉桑,看车票上座位是普悠玛第二车厢,便一路闲扯走到月台最前头,坐在候车位上眼睁睁看着一辆普悠玛疾驶而去,才大梦初醒,直奔站长服务台,原来普悠玛车厢只有八节,很短,我们不站对月台,车列又被遮挡住,错过班车哭笑不得。所幸补上随后的自强号,汪老哥直说,咱就是自强号的命!
四月底的天气,花莲最舒适的经验是目睹在鸟叫中醒转的大地。下榻处小阳台可感受清风徐来,远山近海,美不胜收。俟九点之后,大地逐渐焦热,行动便不那幺宜人。
这次花莲行,心中隐约想探寻故地,但驾着租来的汽车,喧嚣的市街竟全无半点当年的蹤迹;我谈不上失望,却不那幺快想放弃,想不到,事情在意料之外,竟让我看到当年那个熟悉的街角。
我一路沿着台九号省道奔向台东池上。民国八十三年起我在台东跑新闻三年,由于路途遥远,池上并不是常去,印象中是火车站前的便当店,此外,就是大坡池。这些点滴都相当模糊。这次我再赴池上,时间刚好近午,我到农会买了伴手礼特等米之后,在站前找了一家饭包店果腹。算是满足了心中的想像。
回程在将近花莲市区时,手机电量归零,一时之间我慌了手脚,古歌地图一旦不管用,还能不能顺利找到下榻处呢?正当打算四下问路,一抬头,就是这里!就是这个转角,当年在这座建筑看劳军电影,如今已改为旅馆;隔邻的巷道中,那家着名的扁食店招牌依旧,为此我专程前往寻访记忆中的味道。
可惜,老店虽然物件改变不多,但一律以纸碗塑胶匙待客,谈不上质感,也完全没有老店向上提升的价值;一碗扁食定价不低,但吃来滋味普普,甚至谈不上特色,相信在座食客一定也有如我这样慕名而来但大失所望者。
当我驶在台九号省道上,记忆中在台东跑新闻的印象又浮上心头。如今回想,当年那个怀抱热情和初入社会开展职涯的小伙子,现在也已年过半百。花东的乡间,烈日、农作、远山、沃野和铁皮屋,空旷而一望无际,道路无限绵长,伴随车上的收音机,有时传来好歌,有时则叽喳杂讯扰心,不解当年的我竟能在平淡的花东乡间找到新闻线索,也能待上三年,而服役时的花莲,留在我脑中的,除了那有限的几张梦一般的定格照,和如今现实中的花莲,竟是大不相同了。※
上一篇: 下一篇: